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学文的博客

读书、写作、交流、分享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顺义区作协会员,四川省巴中市作协会员,荣获过中国广播网博客征文大赛二等奖、四川省原创文艺作品大赛小说类二等奖和三等奖、《顺义文艺》2011至2013年年度优秀作品散文类二等奖和三等奖,《顺义文艺》2014年度优秀作品小说类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家  

2014-09-22 20:06:10|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

 

                              张学文

 

    二十三年前,一个春寒料峭的早晨,蔡美丽突然发现儿子失踪了。蔡美丽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发疯似地到处寻觅。

    儿子终究没能找回来。蔡美丽几乎快要疯掉。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骨瘦如柴的儿子奋不顾身地救她的情形。蔡美丽满脑子飘荡的全是儿子那乱蓬蓬的头发,乌黑发亮的大眼睛以及那撕心裂肺的呐喊:“不许打我妈妈,不许打我妈妈!”

那天中午,在南下回京的列车上,蔡美丽正盘算回到顺义后在家门口开小超市。忽然,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打断了她的思路。只见,一个瘦得皮包骨头似的小男孩正被一个壮汉追打。当蔡美丽明白,小男孩只是抢夺了壮汉手中正在啃吃的一只大鸡腿的流浪儿时,蔡美丽厉声呵斥壮汉的同时,将小男孩拉到了自己位置坐下。

看到小男孩脏兮兮的小手和蜡黄肌廋的脸蛋,蔡美丽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楚,“孩子,几岁了?”  

“十岁。”小男孩微微抽泣着说。

终点北京西站马上就要到站。蔡美丽拿手巾给小男孩轻轻地拭去泪水,然后急忙翻了翻口袋,把唯一的一块饼给了小男孩,小男孩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收拾好行李,回过头来,蔡美丽看见小男孩正默默地注视着自己,握着饼的手在颤抖,就想,这孩子真可怜,于是就给了小男孩十元钱,让他下车后去买点吃的。

小男孩毫不客气地接纳了蔡美丽递给他的钱,竟然扑通一声跪在了蔡美丽跟前,“阿姨,谢谢您,谢谢您!”

望着哽咽泪下的小男孩,蔡美丽的眼眶红了,就在那一刻,她突然想到了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时的自己,由于父母在地震中双亡,她到处流浪,甚至差点被人强奸,好在后来北京顺义的一对好心夫妇收养了自己,要不,谁知此时的自己会在哪里呢?!

    列车到站后,旅客们陆续下车,而小男孩仍然呆在座位上一动不动。蔡美丽想拉小男孩下车去吃饭,可小男孩就是不动,蔡美丽深深地叹了口气,只好爱莫能助的下了车。

  刚出站,蔡美丽还没走到公交车站,就有四个男子冲过来,拳头如雨点般将蔡美丽砸倒在地。这时,在火车上相遇的那个壮汉哈哈大笑地伸出一只脚来,正要踩到蔡美丽的头上,一个脆嫩却又刚毅的声音如利箭般射中了他。
   
“不许打我妈妈,不许打我妈妈!”

  四个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小男孩就已扑到了蔡美丽的身上,扯开了嗓门喊,“救命啊,救命啊!”
   
听到呼救,有人循声而来,四个男子便落荒而逃。蔡美丽被打得不轻,好一阵儿才从地上被小男孩竭尽全力扶起来。当她苏醒过来时,眼前一亮,轻声问道,“孩子,你叫啥名?你家大人呢?怎么还没回家呀?”

   “回家?”小男孩喃喃自语,突然,眼泪啪嗒啪嗒地流了下来,“阿姨,我叫豪哥,我爸爸妈妈早死了,我家就我自己了……”

    说着说着,豪哥哭得更厉害了,“阿姨,你好像我妈妈,好像!”

   “好,那你就叫我妈妈吧!”看着豪哥可怜巴巴的样子,蔡美丽又想起了在唐山大地震时,失去父母后的孤苦无依,自己当时何尝又不是天天在梦中都呼喊着自己的“妈妈”呢。

 豪哥甜甜地喊了声“妈妈”,蔡美丽的泪水也忍不住地滑落了下来。蔡美丽没着急回到顺义,而是先带豪哥吃饭、洗澡、理发、买一身崭新的衣服,然后才给老公德庆打电话。德庆向来热心肠,听说豪哥这么小就奋不顾身地搭救蔡美丽,便感激万分地跟蔡美丽商量让孩子在家多住些日子,没料到蔡美丽竟要收养豪哥。

但德庆一琢磨,有个儿子欢欢了,再收养豪哥的话不合法呀,以后孩子读书咋办?于是,他打算过阵将豪哥送去县里的救助站,但蔡美丽坚决不同意,因为邻居赵小四就曾送过一个男孩去救助站,这孩子被送回老家后,因没人照管重新走上了流浪生涯,最后还成了一个抢劫团伙的要犯之一。

当蔡美丽再次聊到自己曾经无家可归的经历时,不禁声泪俱下,德庆因而一边赶紧答应了蔡美丽,一边把豪哥叫来身边认做了“儿子”。

豪哥比欢欢大两岁,但论个头,要几乎矮欢欢一个脑袋。欢欢是个比较孤傲的孩子,放学回来,一听蔡美丽说豪哥以后跟自己就是一家人了,立马就怒了,“妈妈,你看他长得那样,又瘦又黑,眼睛贼贼的,让我叫他哥哥?” 

在蔡美丽和德庆的力劝下,欢欢决心尝试着和豪哥相处,但豪哥用餐时,总会表现出一副贪婪的食相,吃起东西来经常啧啧有声,而且常常不小心弄脏地板,甚至在欢欢写作业时,豪哥总是一惊一乍地出现在欢欢身后,静静地看着他写字……日子久了,欢欢当着蔡美丽的面就要赶豪哥走。

这可急坏了蔡美丽,她心里清楚,豪哥想上学,可蔡美丽问了好些学校,几乎无校可上。于是,蔡美丽打算眼下先把小超市开起来,以后带着豪哥去找找相关部门。

蔡美丽超市即将开张,豪哥成天跟着蔡美丽忙前忙后,乐得蔡美丽合不拢嘴。尽管欢欢没有一天不想赶他走,但豪哥心里仍然温暖无比。豪哥喜欢上了这个“家”,尤其是“妈妈”。有一天,豪哥正想“妈妈”抱一下时,蔡美丽竟然像有感应似的突然开心地将豪哥抱起来,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没料到,就在第二天早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豪哥像风一样地忽然飘走了。后来,德庆还刻意陪着蔡美丽一起去报社登了寻人启示,但豪哥依然没有回家来。许多年后,欢欢长成了大人,而豪哥仍然音信全无。

    有一天,欢欢跟同学去外地游玩,由于暴雪骤降,被困在了深山深处。在又冷又饿等待救援的时候,欢欢猛然想起了那个曾经称呼自己“弟弟”的“豪哥”,他突然意识到当年那个年幼无知的自己是多么的粗鲁,他开始后悔当初由于自己的无礼而导致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再次无家可归。

 这次获救回家后,欢欢没有告诉妈妈他被困深山的经历,而是偷偷地关注起了街头那些乞讨要饭的孩子。他期望,当年的“哥哥”能回家,更祈盼“哥哥”没再流浪。但越是如此,欢欢的负疚感就越强烈。此后,欢欢希望有种崭新的人生方式,一毕业便参了军,成了一位备受战友称赞的好战士。

 2008年5月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欢欢所在部队奔赴汶川映秀镇抗震救灾。在一次搜救过程中,正当欢欢要救出一个儿童时,余震突发,欢欢连同儿童一起被埋进了废墟,他们被成功获救,大概是在一小时之后。

    欢欢见到那个救了自己命的人,是在一月后当地电视台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的专题晚会现场。

晚会上,欢欢首先发言。欢欢因婉拒休息连续参战成功救出数十人被表彰为战斗英雄。他说,每个人的离去,都会导致一个家庭的悲剧,而他最大的愿望莫过于每个家庭都幸福,大家都有家可归。   

台下,响起一阵如雷的掌声。   

紧接着是卢勇的发言。卢勇是个个体户,在这次赈灾中,他不仅运来一车方便面,捐献了50万元现金,还报名做了义工。他说,他是个孤儿,他曾被一位好心妈妈收养,所以他懂得失去亲人的痛苦,也明白每一条鲜活生命所承载着的家庭幸福。

 “卢先生,您好,请问是什么力量支撑了你,令你变得如此强大?”有记者采访。

 卢勇笑了,从怀里抽出一张双面贴膜的照片来,“我的妈妈,我经常把她带在身边,就是她一直鼓舞着我!”

 照片在屏幕墙中放大开来,欢欢清晰地看到,那张照片上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妈妈蔡美丽。望了眼卢勇,欢欢的心怦怦直跳,心里惊呼,真是老天有眼,人生有缘呀,当年正是自己赶走了他,而如今偏偏就是他在危难中搭救了自己。

 这时,坐在台下的蔡美丽更是情难自抑,还不到英雄母亲发言的环节,她便跟工作人员请求马上就要上台去,工作人员无奈只好报告了主管领导。领导了解详情后,决定以一种神秘的方式让蔡美丽登场,于是,就有主持人问卢勇,“卢先生,您跟妈妈分别了二十多年了,如果现在我们让您见到他,您还能一眼认出她来吗?”

 “能,我一定能,妈妈的模样早已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怎能将她忘记呢!”说着这话时,卢勇哽咽了,泪水直流。

 原来,卢勇当初不想因自己的到来而导致欢欢不愉快便不告而别,临走时从书桌上的玻璃下抽走了蔡美丽的照片。后来,卢勇流浪到四川巴中,被一个好心的孤寡奶奶领回家,一边上学,一边捡垃圾,直到他读初中时老太太去世,他还一直捡垃圾,此后就开了废品收购站,进而转行开了家连锁超市。多年来,卢勇曾数次专程去过北京顺义,这座给予过他温暖的城市。但是,北京变化太快了,由于不断拆迁新建,他再也无法找到曾经那条回家的路了。

“我特别希望回一次家,特别希望见到我的妈妈,每当我在人生中遭遇挫折时,我就看看我的妈妈,是她的善良,那块饼,这张照片以及妈妈和后来的老奶奶给我的家的温暖,鼓舞了我努力去拼搏……”

“可是……”卢勇把照片高高地举着,忽然他朝着话筒一声大喊,“妈妈,你在哪里呀?!”

台下一片抽泣。

随着阎维文《母亲》的音乐声起,蔡美丽快步地走到了卢勇跟前,“儿子,妈妈来了!”

    多么熟悉的声音。卢勇简直被这声音惊呆了,他一把握住蔡美丽的双手,刚喊一声“妈妈”,就已是热泪盈眶了,而此时的蔡美丽也泣不成声。那张照片,那块饼,对她来说,早没了印象,而她最难以忘怀的是,随意的给了卢勇那么一块饼,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他居然能临危不惧,以身相救。      

久别的母子终于相聚了。有生以来,母子三人第一次合了影。

三个月后,卢勇和欢欢一起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中,全家人聚在一起,再次留下了卢勇人生中最美的全家福。在那张全家福中,他(她)们的笑容如三月春风拂过的桃花!


《回家》发表在《兰坪》(文学双月刊)2013年第6期‘小说’栏目。


张学文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