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学文的博客

读书、写作、交流、分享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顺义区作协会员,四川省巴中市作协会员,荣获过中国广播网博客征文大赛二等奖、四川省原创文艺作品大赛小说类二等奖和三等奖、《顺义文艺》2011至2013年年度优秀作品散文类二等奖和三等奖,《顺义文艺》2014年度优秀作品小说类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大黄狗之歌  

2014-09-22 19:52:03|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黄狗之歌 

        张学文

       

在我很小的时侯,家里曾先后养过几只狗,但唯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一只大黄狗,它经常来我放学的途中迎我回家,让我感受到了亲人般的温暖。不过,这样的日子刚开始没多久就结束了。

当时,镇上通知说,有一种不治之症叫“狂犬病”,但凡有人被狗咬伤就会染病而亡,要求各村迅速组织灭狗队,以绝后患。这次灭狗,我家的大黄狗也在其中。只见灭狗队的小伙子们用麻绳套牢大黄狗脖子之后,将锄头往大黄狗头上猛地一砸,大黄狗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死去了。自那以后,我家就再没养过狗。

很多年过去了,儿子又到了我当初的那个年龄。最为巧合的是,他也出奇的喜欢狗,尤其是大伯家养的那只大黄狗。每逢假日,只要儿子一回家,大黄狗就会寸步不离地追随着他,漫山遍野地疯玩、狂奔。有时,儿子玩累了,他就变着法子给大黄狗弄吃的,有一次,我居然发现他把我买给他的营养品都拿去给大黄狗加了餐。

说来也怪,那大黄狗对于儿子来说,简直是百般听命,任其施遣。儿子一会儿摸它脑袋,一会儿又抓着它的耳朵,拿大黄狗当马骑,要它抬头,它就抬头,要它快点,它就快点,要它蹲下,它就蹲下,看儿子那神气样,真像那挥马扬鞭的将军。不论何时,我都总能亲见到大黄狗远远地就向儿子摇尾、奔跑,甚至一下子将身子跃起老高,用脑袋在儿子身上深情地蹭啊蹭。

俗话说,“狗不嫌家贫”,这话一点不假。在我的记忆中,大妈长年卧病在床,堂兄先天残疾弱智,而年近七十的大伯则像一台忙活机器似的,从朝起到日落。有时,大伯会忙里偷闲地裹上几裹劣质旱烟,啪哒啪哒地尽情享受一番,而每到这时,那只大黄狗就总是蹲在他的身旁,用一副很专注的眼神望着大伯,好象有什么话要跟大伯交流似的,那情形让人特别温暖。

由于我家在城区和农村都有房子,所以我们要回北京时,就会在头天晚上去街上住,以便乘车。记得那晚,我们在家跟父母聊到十一点才往街上去。出发时,我们并未见到大黄狗。大约在半途,我忽然听到“唰唰唰”一阵风似的声音,猛地到了跟前。待我定睛细看,才发现是大黄狗追上来了。于是,我对儿子说,这么晚了,让它就在街上住吧,可是儿子说,大黄狗从不在街上住着,等我们到街上了,它一定会回去。刚开始我还不大确信儿子这话,当我们到了街上后才发现,大黄狗送我们到家后,果然又回农村去了。当时,我特别感动,尤其是半夜三更我们从农村到街上有一条必经的乱坟岗,至少有几十座坟墓,因为有狗在一起,据说它能镇邪,所以我们一点也不害怕。

    后来,儿子跟我们到东北,整整一年多,过春节回家,我们乘坐长途汽车经过旺苍时,儿子忽然对我说,爸爸,不知道大爷家的那只大黄狗咋样了。我说,你还惦记着大黄狗?肯定很好啊,那么乖的狗狗,谁不喜欢呢!听到我如此说,儿子立即喜上眉梢了,就如他所说,大黄狗一定又长肥了、长高了许多。

我们回到农村的家里时已是第二天清晨。远远地,我就看到大黄狗哼叫着过来了。但儿子却惊奇地对我说,爸爸,你看,这大黄狗的记性咋这不好啊?不会把我给忘了吧!

等到大伯出屋来,大黄狗就不再叫了,而且还一个劲儿地朝我们摇着尾巴。于是,儿子啥也不说就要去抱它,我没让他去,因为我担心时间长了,好久没在一起,狗真要记不得了,会伤着儿子。忽然间,儿子半信半疑地问我,爸爸,大黄真的不记得我了?我说,别急,先熟习一下吧。后来,不知道儿子是用了什么办法,很快又开始跟它玩上了,一如当初的情形,还一个劲地要我照几张,他和狗一起玩的照片。他还很有道理地给我说,爸爸,你不是说过这狗的智力与三岁小孩的相当吗,所以我们还是好朋友啦,哈哈。

    不过,这次回家所看到的大黄狗,确实长高了不少,而且还能多做一件事情,尤其在大伯需要帮助的时候,它会毫不费力地将小物件用嘴叼到他那里去。当我亲眼看到狗在地里来回叼着散放的白暑藤,一小捆一小捆地堆放到大伯易装的位置时,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这只狗居然能为大伯干点活,而且是不遗余力地奔走,没有觉着累的样子,也没有想要歇歇的意思,在那瞬我被这只狗深深地感动了,突然生出一种幻觉,它在我心中象一个愈来愈高大的人。

当我问及这大黄狗时,大伯居然有些伤感地对我说,你们眼神不好使,原来那只大黄狗在你们去年外出后不久就死了,只不过现在这大黄狗跟原来的那只长得一模一样,都是以前在咱们村包点扶贫的那个县公安局长赠送来退役警犬,说是能帮到我。

说着说着,大伯的两行清泪就滚了下来。

那一天,大伯去街上赶集,跟往日一样,大黄狗照例跟着他上了街,一路上蹦蹦跳跳,不离大伯前后。大伯一惯耳背,汽车的喇叭声在他的身后不停地叫,大伯还没来得及躲闪,汽车就已到了跟前,说时迟那时快,眼看大伯就要被车撞上,大黄狗一下子从旁边蹿了过去,将大伯顶到了一边,当大伯从地上爬起来时,大黄狗已经没有了气息,那血洒了整整一地……

  听大伯讲述完这一切,我特别震撼,狂奔的汽车不仅碾碎了大伯的心,也碾碎了朝夕陪伴孤苦老人心中的亲人

  如今,每当我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看到在街上流浪的小狗时,我就倍加怀念那只曾将我们迎来送往,最终为了大伯而死的大黄狗,也特别思念那只仍在为大伯忙前忙后的大黄狗,它们不仅是我们的朋友,更是我们心中难得的一缕温情,是一首用真情演绎传唱的“大黄狗之歌”!


《大黄狗之歌》发表在《草地》(文学双月刊)2014年第一期‘小说大观’栏目。


张学文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