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学文的博客

读书、写作、交流、分享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顺义区作协会员,四川省巴中市作协会员,荣获过中国广播网博客征文大赛二等奖、四川省原创文艺作品大赛小说类二等奖和三等奖、《顺义文艺》2011至2013年年度优秀作品散文类二等奖和三等奖,《顺义文艺》2014年度优秀作品小说类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块饼  

2014-08-07 22:16:36|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块饼

中国作家网  2010年08月18日12:40  作者:张学文

  十八年前的春天,夏雯去北方讨债。准备下车的她,突然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小男孩,被一个女人骂且不说,还遭到了旁边男人的殴骂。夏雯没在意,以为别人教训自己的孩子。

  小男孩发了疯似的跑掉,那对男女却并未去追。跑了几米远后,小男孩伸出他那脏兮兮的小手,跟旅客们要吃的,嘴巴很甜,有给他半瓶矿泉水的,半拉蛋糕的,还有嘴巴余下没有来得及吃的,小孩统统装到了袋里。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夏雯的口袋,惟一的一块饼静静地躺在里面。夏雯给了他,在下一站下了车。刚出站,不待夏雯进到出租车里,便有三四个男子冲将过去,近前就打。

  不许打我妈妈,不许打我妈妈!

  歹徒还没反应过来,小男孩早已扑到了夏雯的身上,扯开了嗓门喊,救命啊,救命啊。

  脆嫩却又刚毅的声音如利箭般迅即命中歹徒,歹徒落荒而逃。夏雯的眼睛温润了,孩子,你不是在车上吗。小男孩点了点头。

  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夏雯想起了自己的儿子,皇帝般的儿子。为什么要流浪?夏雯轻声问男孩。男孩没说话,死一般的寂静。你的爸爸妈妈呢,夏雯揪心地问道。全都死了,我家,我家只有奶奶了……说着,男孩便泣不成声。

  原来,小男孩在列车上讨要生活,不光是为了他自己,还有他的奶奶。猛然间,夏雯情不自禁地叫了男孩‘儿子。’小男孩,立即收住了眼泪,一片灿烂的桃花在他那又黑又廋的脸蛋上渐次绽放,他向夏雯走了过去,甜甜的,脆脆的,又叫了一声‘妈妈’。夏雯的心,立即碎了。那一天,她再也没有心思讨债,她带‘儿子’回了家。家里,立马沸腾了。

  小皇帝要往外撵他,好说歹说,总算规矩了。老公李仁又急匆匆地从单位跑了回来,他做梦也没想到,老婆居然要将小男孩留下来,甚至还要关照他那个婆婆。

  这样办可不行。向来热心眼的老公绝不答应。一个小皇帝,就那么块饼,你却偏要留下他。往后,假如你心血来潮,再领上十个八个孩子回来,恐怕咱们不累死,也得饿死。

  夏雯没吱声,拉了孩子就去买衣服。在‘妈妈’的呵护下,男孩幸福得没了边。男孩问夏雯,我可以永远都叫你‘妈妈’吗,夏雯高兴的点点了头,将‘儿子’捉到手上,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三天,就在三天后,‘儿子’跟一缕风似的飘然而去。

  小皇帝说,妈妈引贼入室了。李仁说,小孩就是贼。但夏雯不信,发了疯似的寻觅,在她所在的城市,以及她们相遇的列车。‘儿子’终究没能找回来。夏雯很痛苦,几乎快要疯掉。只要闭上眼睛,‘儿子’扑到到她身上去的情形就会立即浮现。满脑子飘荡的全是‘儿子’,乱蓬蓬的头发,那双乌黑发亮的炯炯神光的大眼睛,瘦得皮包骨似的小脸蛋,又黑又脏的小手,还有那撕心裂肺的声声呐喊——不许打我妈妈,不许打我妈妈!。

  在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夏雯如同生活于梦幻之中,常以为‘儿子’就在身边不远地方,在默默地注视着自己。于是,她兴奋不已地朝儿子走了过去,儿子,却倏然飘走。许多次,夏雯竟然情不自禁地泪湿了枕巾,待丈夫唤醒,才知又是梦一场。

  后来,耐不住妻子的折腾,李仁去报社登了个寻人启示,‘儿子’还是没有回来。

  十八年后,一天中午,夏雯跟往常一样翻阅当天的广播电视报,其中一个醒目的标题立即吸引了她,“谢谢您,我永远的妈妈。”

  作者路之露,十八年前,他八岁,因父母双亡,与五十多岁的奶奶相依为命。为了让他能上学,奶奶每天天不亮就去检废品。他想,与其读书,奶奶辛苦,倒不如……于是他就跟奶奶散谎,偷偷地去了列车上讨吃要喝。尽管车上的人总是打他骂他,毕竟自己与奶奶的生活有了着落。

  再后来,就是夏雯再熟习不过的情形了。文字中插了一张她的照片,但没有提及他救过她,说得更多的是那块饼,让他懂得了尊严与温暖的永恒;妈妈将他捉起来,高高举过头顶,并答应他永远都可以叫她妈妈的那瞬,他找到了妈妈,也想到了奶奶。因此,他决定回家说服奶奶,让自己边读书边检垃圾;他想有妈妈的爱,所以呆了三天,并拿走了茶几玻璃下妈妈的单人照,他说,正是这样,每当他疲惫不堪的时候,他就会想起妈妈三天来带给他的一世的温暖与鼓舞。后来,他成了一家公司的经理,他去过A城多次,甚至登了报,却一直没有能够找到回家的路,没有能够找到妈妈。但找到了足以支撑他一生的力量,一块饼加上母爱的力量……谢谢您,我永远的妈妈,儿子天天都想你。

  拿着报纸的夏雯,早已是热泪盈眶,泣不成声。那张照片,那块饼,在他来说,早已没有了记忆,而让她难以忘怀的是,随意的给了他那么一块饼,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他居然能临危不惧,以身相救。

  那一天,夏雯终于拨通了报社的电话。

  巧的是,一周前,路之露去了四川,加入了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的队伍,而夏雯儿子所在的部队正好也开赴了灾区。

  两周后的新闻镜头中,他俩掺了一位老大妈,一左一右地从废墟上走了出来。

  他们,一直微笑着,那笑容如三月春风拂过的桃花!

        《一块饼》发2010年《光雾山文学》第2期 “小说园地”栏目。
       


张学文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